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下载手机版 > 技术兵器 >

《星球大战》系列的高科技武器)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技术兵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是科幻作品《星球大战》系列中的一种虚构武器,第一次是在1977年的电影《星球大战4 新希望》出现,光剑在系列以及美国科幻文化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是有关《星球大战》的系列电影、小说或是游戏中基本上都可以见到。光剑曾被推选成为电影史上最著名的武器。

  光剑通常由绝地武士西斯尊主或是其他受过光剑训练的人持有,与传统意义上的冷兵器不同,光剑的剑身是由光剑剑柄发射出的,剑柄一般来说约长二十至三十厘米,可以根据使用者的个人需要被设计成特定的样式。——其内部包含有一块特殊的水晶,注入能量后,从而释放等离子体,并通过磁场约束成色泽不一的剑刃。光剑开关开启和关闭时,以及光剑挥动时都会发出磁场嗡嗡的声音。

  由于有些媒体的错误宣传,有时人们会不正确地把这种构成剑身的物质简单理解为激光,从而引起一些光剑是否违反物理定律之类的疑问,但事实是星战中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支持剑身由光构成这一说法的证据。官方解释这种能量为一团等离子体,受到很强的磁场作用被束缚成剑的形状,所以称光剑为“激光剑”是不恰当的。

  提到《星球大战》,除了那句经典的“我是你爸爸”外,想必大多数朋友们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应该绝地武士对打时,那些能发出五颜六色光芒,碰撞时还会发出“嗡嗡”声音的光剑吧。

  光剑(lightsaber)在绝地武士使用的几千年来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凯伯水晶是创造光剑的理想原料,能将光剑电池的能源集中并释放为狭长如刃的光束(冷凝能量束技术)。早期的光剑用很长的缆线连结到腰带上的电池包。

  能源会从充满连续正能源、在把手中央的镜头射出。然后能源束折回到一个充满负能源的高能流通孔里。一只超导体会把流回的能源转换回电池。这样一来,光剑只有在剑刃切穿物体的时候才会消耗─效率这样高,且剑刃没有接触物体时不会释放热量。

  光剑在战斗中扮演的角色多种多样,在进攻过程当中,一把被激活的光剑可以斩开几乎任何东西,从士兵的铠甲到防爆门,只有一些特殊的材料或者能量武器可以抵御光剑的攻击,例如另一把光剑、电杖Z6防暴警棍。而用作防御时,使用者可以使用剑刃来反射来袭的爆能束,训练纯熟的人甚至可以将爆能束反射到敌人身上。

  对那些遵循绝地之道的人来说,制作一把光剑就是通过一项仪式,而仪式的第一步是寻找合适的凯伯水晶(

  )的冰窟中寻找他们的凯伯水晶,然后才能学会如何打造自己的光剑。洞穴里的水晶成千上万,而每块水晶都有自己的“意识”,因此幼徒们必须遵循原力指引,寻找与自己相匹配的水晶:那些无法匹配的水晶冰冷刺骨,而匹配的水晶则会向它的适格者发出“吟唱”,并转变成彩色。

  凯伯水晶通常倾向原力的光明面,并且会排斥黑暗面。因此像西斯这样的使用者都会不约而同地用的黑暗原力让水晶“屈服”,令剑刃变成鲜红色。被屈服的水晶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净化,产生白色的剑刃。

  光剑剑柄通常采用金属质地,不过只要合适,其他材料也可以完全替代金属。在《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7集中,机器人教授胡杨曾提到,伍基人绝地武士冈吉(

  光剑的内部包含了一系列精细的部件,这些部件主要是剑刃的释放和定形。开关被打开后,高功率能量从能量电池(

  )中,形成被磁场约束的等离子体。有的光剑会在剑柄上加装调节剑刃长度的开关,也有的会安装非致命性攻击的低能量档位。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组装光剑的过程中,发射矩阵绝对不能被装反,不然会造成短路或爆炸。

  水晶的颜色决定了光剑剑刃的颜色。大部分人光剑剑刃的颜色是蓝色或绿色的,也有一些使用者的剑刃颜色比较特殊:例如梅斯·温杜的紫色光剑、绝地圣殿守卫的黄色光矛,萨宾·雷恩的黑色暗剑阿索卡·塔诺的水晶是净化被黑暗面侵蚀的出血水晶,她的光剑发射出白色的剑刃。泰拉·西努贝大师的也是白色光剑。

  在旧共和国时期,清晰地分成绝地领事(Jedi Counselor)、绝地守护者(Jedi Guardian)和绝地哨兵(Jedi Sentinel)三派的绝地武士有倾向性地选择水晶的颜色以象征自身的立场。例如绝地领事的绿色光剑象征其为和平而非战争握剑的理念(象征生命与平和的颜色也在正史中被作为境界极高的大师的象征),绝地守护者的蓝色光剑表明为正义与自由而战的坚定决心(代表了信念坚定的战士),而绝地哨兵的黄色光剑则代表中正、不偏颇的态度。

  西斯和其他黑暗原力使用者的光剑因为强行使水晶屈服,光剑的剑刃因此产生“出血”效应,变成红色。

  值得一提的是,在《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中,基特·费斯托、欧比旺·克诺比、阿纳金·天行者、阿索卡·塔诺都曾在水下正常使用光剑,而《星球大战:义军崛起》中,凯南·贾勒斯埃兹拉·布里杰曾点亮光剑进行照明。

  在绝地的手中,一把光剑几乎是无敌的。可用来砍穿防爆门或类似敌人。加上原力的使用,绝地可以预测来袭的爆能束,甚至反弹回射击者身上。

  光剑是只30厘米左右(或更长)的光滑金属把手,表面装有控制用横纹(注:就是光剑表面方便手握的横条,方便操作光剑)。当按下开关后,里面的能源会释放并形成一道约一米长的等离子束。剑刃会响著一种独特的嗡嗡声。发光的剑刃足以切穿几乎任何物体,但可以用另一把光剑,或用一些特殊金属或特殊合金(以上两者很稀有)打造的物品挡住,斯诺星球上的一个巨型怪兽也对光剑免疫。

  在绝地武士的手中,一把光剑几乎是无敌的。加上原力的使用,绝地可以预测来袭的爆能束,并将反弹回射击者上(看原力预判的技术)。

  在绝地武士凋零后,光剑就成为稀有的文物了。怎么建造光剑的知识也随著那些大师消逝了。而新共和国成立前的最后一位绝地——卢克·天行者在他训练的高峰期建造了自己的光剑。

  在绝地武士参透光剑的建造原理后,通常还得花上一个月或更久的时间来建造与修改,但对於一个资深的绝地武士来说,在遇到紧急情况时,他可以在数天内就完成一把光剑。

  光剑虽然珍贵,但绝地武士并没有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观念,像卢克与欧比旺都曾在战斗中失去自己的光剑,但是基本上来说,光剑对於一名绝地武士

  光剑不仅为绝地操作的普通人难以掌握的武器,也被他们不共戴天的敌人——西斯和黑暗绝地所使用,另外受过特殊训练的非原力敏感者也能使用,例如赏金猎人波巴·费特格里弗斯将军,“死神卫”头领超凡维兹拉,义军幽灵小队的萨宾·雷恩。在紧急状况下普通人也能使用,如汉·索洛。

  光剑的剑柄通常为20厘米至30厘米长的圆柱体合金,尺寸和设计经常根据使用者的需要发生变化。

  )是最为常见的类型,剑柄长约20-30厘米,可以从一头发射剑刃,剑柄的外观可以根据使用者的需要,进行特殊设计或改装。

  《星球大战:义军崛起》中,凯南·贾勒斯为了避免被帝国发现自己的绝地身份,而将光剑发射矩阵改成可拆卸式的。

  ),其剑柄较标准光剑更长,而且可以从两端发出的剑刃,不过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只发射一端的刀刃。一些经过特殊设计双头光剑还可以从中间拆开,作为两把标准光剑使用。例如达斯·摩尔的双头光剑

  )是专门为像杜库伯爵、阿萨吉·文崔斯这样的第二型使用者设计的,剑柄采用弯曲设计,能让使用者更加灵活地单手操纵光剑,同时不让对手看出自己的攻击方角度。

  )是帝国裁判官的制式光剑。这种光剑可以折叠为半圆型,作为标准光剑使用,也可以成为让人无从招架的双头光剑。最特别的是,双刃旋转光剑的发射矩阵可以沿着圆形轨道旋转,形成攻守兼备的圆形区域,甚至能像直升机一样带人飞行。

  )是一种小型化的光剑,适合像尤达这样身形较小的人使用,同样也是那些采用双手光剑使用者的选择,例如年轻时的阿索卡·塔诺的副剑。

  ,光矛是一种更具仪式色彩的武器,通常为绝地圣殿守卫所选用。相比普通的双刃光剑,光矛有着更长的剑柄和更短的刀刃,而且这种特殊的光剑还有可以像双截棍那样折叠携带的设计。

  )是《星球大战:义军崛起》中由埃兹拉·布里杰的发明的一种特殊光剑,这种光剑在标准光剑的基础上,加装了一个辅助发射器,可以像普通枪械那样发射等离子束,只是光剑手枪毕竟不是专业远程武器,它发射的等离子束由于不再受到磁场约束,很快便会衰减,因此其的杀伤力不大,射程也极为有限。不过,只要灵活应用,光剑手枪还是可以给敌人造成意料之外的阻碍。

  例如《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一季第15集中,凯南·贾勒斯在同帝国最高裁判官决战时灵活切换光剑手枪的攻击模式,成功扰乱了帝国裁判官的进攻。

  )期间,采用这种设计的光剑就已经出现了,为绝地等原力敏感者组织所使用。

  在雅汶战役千年前的西斯鼎盛时期,一名西斯武士Darth Atrius持有一副红刃十字护手光剑,在雅汶战役后的某个时间段,这副光剑被走私者Sana Starros获得,她把其中的一把卖给了罪犯头目哈德雷克(Hradreek),另一把卖给了银河帝国。两把光剑最终分别被卢克·天行者和达斯·维德摧毁。

  《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二季第21集中,埃兹拉·布里杰就在马拉科古战场遗址上发现了一把还可以使用的绿色十字护手光剑。

  十字护手光剑除了剑柄中央的主刃外,还在两侧开除了两个较小的副刃,在两剑相抵时,使用者可以微妙地调整持剑角度,让这些副刃可以给对手造成威胁。

  第一秩序伦武士团的凯洛·伦同样使用了一把十字护手光剑,然而这样的设计并不是凯洛·伦的本意,而是因为他所使用的凯伯水晶已经有些碎裂,无法有效约束能量,只能通过加开两个副刃来保持散热,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凯洛·伦的光剑剑刃很不稳定,红色等离子体总是在波动着的状态。

  )是学徒用剑,虽然他们在结构上和一般的光剑没什么不同,不过训练光剑光剑只能性地使用永久的低功率设置。正如他们的名字所示,训练光剑被用于教学,教授学徒开始如何挥舞光剑。

  )铸造的一柄特殊光剑,这把古老的光剑有着特殊的造型和传奇的经历,其剑刃扁平带有弧度,剑头尖锐,外表呈黑色,偶尔泛着白光。

  在曼达洛人的信仰中,凡是在从持有者手中赢得Darksaber的人,将赢得各个部落的尊重。在克隆人战争1000年前,暗剑被曼达洛人从绝地圣殿中偷走;克隆人战争期间被死神卫首领超凡维兹拉拥有,达斯·摩尔打败他后拥有了它,并且用它对抗师父达斯·西迪厄斯;《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二季中,埃兹拉·布里杰在达斯·摩尔的住所见到了这把剑。之后历经风波,这把剑被萨宾·雷恩捡到,交给凯南·贾勒斯保管。《星球大战:义军崛起》第三季中,义军领袖为了扩大实力,极力拉拢曼达洛人。在芬·劳等人的劝说下,萨宾·雷恩开始接受凯南·贾勒斯的训练,学习如何使用暗剑,其后,萨宾回到雷恩部落的领地,并成功击败了试图霸占暗剑的加尔·萨克森,成为暗剑的主人,并赢得雷恩部落所有人的尊重。后来暗剑被交予了莎庭女公爵的妹妹博卡坦,让她受到了许多曼达洛人氏族的支持

  绝地和西斯使用光剑的技巧总共有七种,这七种剑式分为正常剑式和西斯变种剑型,通常情况下每个绝地或是西斯只钻研其中一种,也有多修与全修的,例如全修的最高帝国裁判官。西斯变种将这些剑型粗化为力量型和速度型并将西斯的风格融入这些剑型。

  ,是光剑格斗最古老,同时也是最基本的一种类型,古老的绝地大师们从最基本的剑术中开发出的光剑格斗形式。基特·费斯托使用第一型成为了武士团中与梅斯·温杜齐名的剑术大师。简单、多用、充满野性,威力强大是希-乔的优点,正因如此,希-乔通常是绝地学徒们在学习中最早接触的战型。在《星球大战2:克隆人的进攻》中尤达向绝地幼徒们教授的正是这种战型。。在克隆人战争中,同时和多个对手作战使用希-乔就很有利。但是欧比旺曾指出,这种战型缺乏进攻的精确性。

  在和精通光剑的高手——尤其是第二型剑法——的决斗中,希-乔很容易暴露其弱点:它更倾向于打垮对手使之不能操纵武器,而并非直接杀死对手。在《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动画中,基特·费斯托用希-乔与格里弗斯将军决斗。

  ),是由希-乔衍生出的第一种格斗战型,杜库伯爵莎克·提阿萨吉·文崔斯等人都是使用玛卡希的高手。玛卡希的特点是动作高雅、简洁,但进攻异常刁钻、强大,使用者往往采用单手握剑的方式,获得高速和更大的活动范围,以期尽可能地保存自己的体力。与其他战型的基本动作是大幅的削砍和阻挡不同,玛卡希只包含回避、刺和切这些微妙的基本动作,非常适合用于对同样使用光剑的对手的一对一决斗,因此大多数西斯都乐于采用这种战型。玛卡希的弱点是过度依赖速度而忽略了力量,以及不能长时间作战。正如在吉奥诺西斯战役中连续压制使用索雷苏的欧比旺和使用希恩的阿纳金的杜库伯爵,在几年后的科洛桑战役中就被转修德杰姆·索的阿纳金用他特有的强大力量完全压制。

  马卡希剑型拥有特殊的行礼起手式,称为“Makashi礼”。将光剑竖起举至脖子的高度后甩下完成行礼。

  ),德琶·比拉巴凯南·贾勒斯埃兹拉·布里杰、欧比旺·克诺比精通这种战型。这种战型起源是绝地使用光剑对爆能枪射击的防御技巧,在面对多个对手时,用光剑去反射对方的攻击总不会错。这种技巧逐渐演变逐渐演变为一种注重防御的战型,即以静制动,尽可能减少对手攻击自己机会,并集中精力不受周围的干扰,寻找反击的空隙。如果说索雷苏还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战斗时间往往会拖得较长,这期间要求精神高度集中,并根据环境给对手设下圈套。总之,在克隆战争期间为了对付大批的机器人军,索雷苏也是很多绝地乐意采用的战型。

  欧比旺·克诺比是最著名的精通索雷苏的大师之一,他有能力用光剑抵御每秒二十次以下的爆能束攻击。在格斗中,他总是等待对手先出击并凭借自己出色的防御不给对方机会,同时设下圈套等待着对方的破绽。欧比旺最精彩的一次战斗是与格里弗斯将军的决斗,他依次躲避了四把光剑的同时进攻,并将它们一一摧毁;后在与达斯·维德的持久战中,欧比旺都采用了以静制动的战术找出了对方的破绽。

  ),尤达魁刚·金、达斯·西迪厄斯都擅长此种剑型。阿塔鲁剑法灵活而且非常具有侵略性,是一种快步调的进攻性战型,通常只在近身对付单一对手时采用。但这种灵活性在狭窄空间中往往会受到限制,这也就成了阿塔鲁的弱点。同时阿塔鲁也比较消耗体力,不太适合持久战。

  尽管不太适合对付太多的机器人,但魁刚·金和欧比旺·克诺比在纳布战役时仍然经常使用阿塔鲁,直到他们最后在希德宫殿内遭遇达斯·摩尔,狭小的空间、魁刚过度高大的体型和势均力敌的漫长战斗使年老的魁刚逐渐暴露了阿塔鲁的弱点。欧比旺随后果断地放弃了这种战型而采用了第三型索雷苏并取得胜利。尤达作为精通阿塔鲁的大师之一,凭借自己优秀的原力感应,在几乎每一场战斗中都会使用这种战型,配合自己较小的身形,使阿塔鲁的灵活性更加明显,同时也弥补了身材矮小这一不足。阿纳金在学徒时期也曾选择了阿塔鲁作为自己的主要方向——因为这比较符合他豪放富于进攻性的个性,但逐渐地他把这些性格投入了攻守更平衡的第五型,不过在技巧上仍然带有鲜明的阿塔鲁特征。

  ),擅长这种剑型的人有:阿纳金·天行者(达斯·维德)、卢克·天行者阿索卡·塔诺。

  相对比过分注重防御爆能束等待机会的第三型,第五型希恩更强调攻守兼备:例如,同样是用光剑来防御爆能枪的射击,索雷苏战型只要把它们弹开就可以了,而希恩要考虑如何将爆能束反射到对手身上。这种战型不太善长光剑对光剑。使得阿纳金在在吉奥诺西斯上跟杜库伯爵第一次光剑对决时落败。

  是希恩的变种剑型,防御对象由爆能束变成了光剑,但道理都是相同的,强调借力使力,用对手的攻击还击到对手身上,只是操作过程中略欠灵活。

  使用第五型战斗时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对手上,对身体力量的要求很高,因此可以说第五型是一种用力量把对手压倒的战型。第五型的使用典范是阿纳金·天行者,他从吉奥诺西斯战役开始,就在不断地通过结合第三型和第四型的特点来完善自己的使用技巧。在科洛桑战役中德杰姆·索使他对杜库取得完胜。堕入黑暗面后,达斯·维德强化了第五型中闪躲和转向反击等动作,并发挥到极致。而最终当维德被欧比旺·克诺比击败并失去四肢、穿上后来那副黑色铠甲后,沉重的装甲和难以灵活感应的机械肢体让他不再像年轻时那样能自如地闪转腾挪,于是帝国时期的维德将第二型的特点融入自己的光剑战型并加以改造,使他能以最精妙的动作反击对手的每一次攻击。

  但讽刺的是,他的儿子卢克·天行者作为欧比旺和尤达的学生,反而采用的是第五型来对抗自己的父亲:在贝斯坪的决斗中,卢克证明了自己具有光剑格斗的超常天赋,他能够在实战中学到维德的战术并加以还击。

  ),精通第六型的使用者有:Cin Drallig(辛·德拉利格)、艾克萨·库恩。

  这种剑型采取的是中庸之道,追求光剑攻防的均衡,好比是原力风中的一片落叶,随风摆动但保持平衡,面对各种情况都不至于落入下风。

  第六型优点是这种战型平衡了前五种战型所强调的重点,以及同时使用其他的原力技能的技巧。没有明显的缺点。认真修炼,能达到可怕的境界。但是,正因为这一因素,使得第六型成为除去第七型之外所有战型中最难精通的一种——学徒必须先熟练掌握前五种战型才能开始练习第六型,而平衡各种战型并将其融会贯通又需要极长的时间,在克隆人战争时期很多修习第六型的绝地武士甚至没来得及掌握它的精髓就被战斗机器人的爆能枪杀害。

  是由绝地大师梅斯·温杜发明。它要求高度的技巧和集中力。瓦帕德要求使用者去享受格斗带来的快意,这就意味着使用者已经接近黑暗原力的边缘。这些要求无疑和正统的绝地思想相抵触。对战斗的渴望而徘徊在堕入黑暗面的边界的折磨,这是瓦帕德的终极考验。瓦帕德不像阿塔鲁那样赏心悦目,而是更加的粗野奔放。这种战型的优越在瓦帕德的使用者一旦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那么它将带来超越所有战型的力量。

  精通这种剑型的人有:基特·费斯托(双手第一型)、阿萨吉·文崔斯(双手第二型)、达斯·西迪厄斯(双手第四型)、阿索卡·塔诺(双手第五型)、达斯·摩尔(双手第七型)等人。

  经典战役:《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第四季第10集中,绝地大师庞·克雷尔将军使用两把双头光剑以及JarKai变式对抗自己的克隆人士兵;第五季第16集中,西迪厄斯用双剑第四型杀死了摩尔的兄弟萨瓦奇·奥普雷斯并与使用双手七式的摩尔短时间内持平后碾压摩尔。

  光剑并非是绝地武士和西斯尊主的专利,相反它被构想成在帝国军队和义军中都相当普遍的一种武器。乔治·卢卡斯后来才把它限制成这个的样子,为的是使光剑显出一种特殊的神秘感。1974年的早期草稿《星球大战》中,光剑被叫做“激光剑”(

  )。但在《星球大战I:幽灵的威胁》中,幼年的阿纳金·天行者的确曾用激光剑来称呼魁刚·金的光剑,卢克·天行者在第八部电影用“

  ”这个词吐槽自己的绝地身份。《星球大战》影视作品中常常让角色说“激光剑”以体现无知或者是用来吐槽。

  《星球大战6:绝地归来》中,卢克起初手持的仍然是一把蓝色光剑,由于光剑的视觉效果和背景中沙漠的蓝天不协调,光剑的颜色被换成绿色,这成为其他颜色的光剑的由来。

  ,在《星球大战6:绝地归来》中,我们看到卢克·天行者达斯·维德在黑暗的背景中格斗,光剑是照不亮周围的;而在《星球大战2:克隆人的进攻》中,阿纳金和杜库也在类似的黑暗背景里,我们能看到光剑映亮了阿纳金的脸。而在动画《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里,阿纳金·天行者和欧比旺·克诺比在山洞

  关于光剑的剑刃是等离子体的说法,美国电视的历史频道曾做过一期叫“星战技术”(Star WarsTech)的特别节目,其中的科学家认为等离子如果要达到能够切割金属或者石块等物质的硬度,至少需要达到大约两亿度的高温,这比地球上存在的最高温度还要高十倍。如果是比较冷的等离子体,像电影中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等离子将缺乏足够的能量,结果是只能绕过物体并有可能引发燃烧。当然,在星战的世界中,我们姑且可以认为光剑还基于了我们的文明之外的技术。为纪念《星球大战》上映三十周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在2007年将卢克·天行者的扮演者马克·汉米尔在《星球大战VI:绝地归来》中使用的光剑道具载上了发现号航天飞机,发现号在执行的STS-120任务中将光剑道具带到了国际空间站并送回地面。

  2014年4月25日,卢卡斯影业宣布由于《星球大战》新三部曲即将上映,系列的全部延伸作品——除电视动画《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全部被排除在星球大战系列世界观外,这些老作品将被归类为《星球大战:传说》系列,不再作为正史的一部分。

  此次重启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光剑,许多旧有的设定自此被删除:例如:光剑的工作原理;制作光剑的特殊材料;可以用作光剑核心的阿德加水晶(

  );光剑的制造方式、过程;剑型的解释性名称;西斯使用的合成凯伯水晶等等。

  【作者:游民星空·楚楠】提到《星球大战》,除了那句经典的“我是你爸爸”外,想必大多数朋友们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应该绝地武士对打时,那些能发出五颜六色光芒,碰撞时还会发出“嗡嗡”声音的光剑吧。

  《星球大战》官方网站列举了关于光剑的五个正史设定。它们都出自正传三部曲和前传三部曲问世之后的电影、动画片和小说里。1、通过仪式 对那些遵循绝地之道的人来说,制作一把光剑就是一项通过仪式。我们在《克隆人战争》中看到了这一似乎既定的前提真实展现在我们眼前。以第五...

  光剑一直都是“星球大战系列”最吸引人的原因之一,回顾星球大战六部电影作品,出现了多场精彩的光剑对决,虽然电影当中没有详细介绍光剑的类别和详细种类,但是小说、游戏则补足了所有星战迷对这个神秘、优雅武器的好奇;透过《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即将上映,HypeSphere 带领重新温...

本文链接:http://indyskiers.com/jishubingqi/186.html